Crystal

白衣卿相 章十二

章十二



夜晚的廊州十分热闹,江左盟里却静悄悄的,皎皎月光透过树木映在地上。刚过戌时梅长苏便已上榻休息,然而,客房那里却有些窸窣的动静。只瞧见两团黑色身影从客房走出,鬼祟的走向大门。皎洁的月光照在来人的身上,原来是萧景琰和他的影卫。



街上十分热闹,但萧景琰二人走在人群中依旧十分显眼,举手投足中带着一股帝王之气,一来行人纷纷侧目。



“公子,我们被人跟踪了。”裴珞小声对萧景琰说。



萧景琰了然一笑,“让他们跟着。”



“是。”



萧景琰而人继续向前走,,忽的从后面上来几个人,旁边跟着几个衙役。定眼一看,这不是衡山十二太岁,怎的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。萧景琰知道身后有人跟踪,却没料到是他们几人。萧景琰看向裴珞,裴珞答道,“属下几人确是将他们送到了府衙。”萧景琰暗想,竟果然是官匪勾结



原来这衡山十二太岁压根就没进打牢,不过是像往常般做做样子,半日便被放出来。但这十二人是如何得知萧景琰一行人来了廊州?



“官差大人,就是这人,将我兄弟们打成重伤。”为首的山匪说道。



“来人,将这二人带回衙门。”官差竟不问缘由,径直走向二人,欲将其拿下。



可这影卫岂是吃素的,瞬间就将十几个官差擒住。这原本热闹的大街,转瞬就只剩这几人了。



“大胆,你们这是阻碍官府断案。”



“你..”裴珞刚想说什么,却被萧景琰打断,“裴珞,放开官差大人,大人既要断案,你我清白之身,跟着走一趟又何妨。”



裴珞低声唤了一声,“公子!”。萧景琰递了一个安抚的眼神,示意他别冲动。



官差将二人带到府衙,让二人在大堂等候,不一会,一个师爷打扮的人进来了,看了二人一眼,低声对旁边的小厮说了几句,便让小厮出去了。



“姓名。”师爷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

“苏日炎”萧景琰答道。



裴珞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名字,因为只有萧景琰才知道影卫们的存在。



“来廊州是干什么。”



“来找我心爱之人。”萧景琰答得干脆,师爷一时之间也辨不清真伪。



“那你们为何将他们十二人打成重伤!”



萧景琰见状,不禁微怒,斥道,“缘何使我们将他十二人重伤,你可看见他们欺压百姓的场面。”



这师爷在这府衙内也可以说是一人之下的地位,向来被请进官府的都是百般讨好他,何时被训斥过。于是喊道,“来人,将这两名叼民压进大牢。”



裴珞身形一侧,挡在萧景琰身前,将佩剑横在胸前,低声道,“谁敢。”



这些衙役都是见识过裴珞的身手的,一时间竟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

“都干什么!”一个知府打扮的人从门外走进来,旁边跟着刚刚出去的那个小厮。



衙役和师爷纷纷跪地,高呼,“给陈大人请安。”



陈然见到萧景琰,跪下了,“臣陈然叩见陛下。”显然,这廊州知府是认识萧景琰的。陈然虽是跪着的,可是见到自己的衙役们刀剑对着当今天子,声音中没有一丝颤抖,竟也不加阻止,显然是有意而为之。



紧接着,又听陈然说道,“陛下以法治国,当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还请陛下留下。”



裴珞忍不住骂道,“怎的,凭你几个衙役还想挡住我们的去路不成。”



陈然冷哼一声,“这时我的府衙,怎的二位还想在我的手底下逃出去么。”



陈然拍了拍手,霎时几百官兵将二人围住,四周更是布满了弓箭手。二人武功再高,也最多保证自己不受伤,想要逃出去,简直难比登天。



萧景琰看了看四周,冷冷说道,“这阵势,大梁一品武官的府邸也不过如此,想来这廊州府似是有不少秘密。”



陈然听罢,说道,“可我却必须守住这个秘密,只好委屈陛下在我这寒舍住下了。”



说完,又道了一声,“弓箭手,准备。”


评论(10)

热度(30)